卡桑德拉

想到哪写哪的伪crossover
关于前秦,也许还有喜爱历史的你
是小学生作文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歌者知道女先知的故事时,地上又有五个帝国坍塌。长安与特洛伊同样唤起你的感伤与激情;不同的是,特洛伊已经死亡,而长安仍在生与爱与死中轮回。晚年他的目光指向未来永劫,在后世,山中的钟声将被赋予诸行无常的意义。他眼前再无烽火烧原。光与烟颤动,金星从西方消失了。也是在第五个帝国消亡以后的岁月里,他知道天方的金星同时司掌美与战争。要在烟尘撤离大地后,你方会从中洞见美。歌者以逝者的视角凝视生者的事,这与女神的观望不同;他曾是一位亲历者,移情与共情并行于他身上。不过纵然是亲历者,在彼世也已成虚幻的存在,那时旧情不再淹留,当年事就会比烛影还要轻。

  你想听他唱歌。你到北园树的重荫里,兴许能寻见歌者。每坠落一只飞鸟,他就失去一棵树。你去探访孟津河,兴许会遇见歌者。他倚身流变的黄尘,却悼念往昔的清水。盛大葳蕤的杨槐摇落在水中又破裂,成为对辉煌帝国命运的一个隐喻。太平的歌谣止于朱轮行迹的尽头,皇帝曾在那里接引逃亡的异乡人、送走他最重要的人;最终他从那里远走,应谶得到了真正的久长。皇帝和歌者生前都未能回到长安。

  那些影影绰绰的亡魂得以复相逢,冥河却永不逆流。苻秦帝国的荣落构成长安记忆中苦厄的一环,对你而言,不可逾越的时空距离仅会引诱沉思与感动。冰净的光芒渡越古战场照见你的时候,你就会想他们能否取回过去的圆满。你试图挽留蔼蔼的澄辉:它来自虚妄的已死的长安。他们皆能听见你的追问。

  卡桑德拉知悉一切,仍无法拯救特洛伊。歌者堪堪如此;你也是。某刻你会有相似的无望思念;但另外的某刻,月华会抽离你的悲恸。此时你将抬起头,以分外冷然的眼光端详宏伟的悲剧美。

评论(7)
热度(37)
  1. 光学传染病光学传染病 转载了此文字  到 光御前自校书
    存档
© 光学传染病|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