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我辩护

  我想我并不介意甚至很乐意看见他人公屏丧。我常以一种冷然的恶意欣赏他人的不幸,在这之后我还要说它荒诞又美丽。我听见自己的声音:那只是他者……正因如此我唯独无法容忍自己公屏丧。他人的灵魂于我就像并不经我手旋转的万花筒。但有时候,比如说现在,我想这种审美体验的起源是否为本能的感同身受:那时我就会被卷进共情的暗潮,我自愿袒露痛苦,我要拥抱他者们,我还要呼救……因此我不在乎公屏丧了,完全不在乎。——所以请您看我一眼吧。

评论(3)
热度(5)
© 光学传染病|Powered by LOFTER